当前位置:首页 > 安徽精神 >
论安徽精神
时间: 2012-09-09   来源: 未知   点击:

    一个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。如果消极颓废,行尸走肉,这个人将一事无成。一个地方也是要有点精神的。如果道德败坏,世风日下,这个地方将无从发展。那么,精神是什么?安徽人精神又从何而来,安徽的精神又如何提炼?

  精神是什么?精神是人的特有属性。这个问题,似乎与日常喝白开水一样自然。可是,细细想来,里面有着极深的意蕴。就像越是自然的东西,越是有着极难理解的深度一样。自然即然选择了人,赋予人极高的悟性和灵性,说明了人与其他物种相比有着极大的优越性。为了追求幸福美好的生活,人利用了这种优越性,在漫长的岁月里,从生产和生活的实践中,慢慢地领悟和积累着自然、社会和思维领域中的经验,又把经验不断上升为思想,又把思想不断地总结凝练,凭着这些凝练常新的思想慢慢地进化着自己,慢慢地改变着自然面貌、社会形态和自身的气质。可见,精神就是思想经过人的实践反作用于自然、社会和人自身而表现出的一种面貌、一种形态、一种气质。或者说,思想是精神的内核,面貌、形态、气质是精神的表现,思想的常新带来精神的常新。

  安徽人精神又从何而来?安徽人的精神当然也是安徽人在漫长的生产生活中形成的思想结晶,表现出来的特有气质和精神面貌。

  安徽精神如何提炼?从安徽人的精神中提炼安徽精神当然是必经途径,可是我们又不得不考虑现实形势。从国际上看,欧美发达国家,均把提炼发扬地方精神作为持续发展的一种固本培元的手段。从国内看,绝大多数发达地区已抢先一步,响应中央繁荣文化号召,提炼出自己的地方精神,以推动自身转型升级。从安徽省内看,我们基础弱、底子薄,现代精神不足,面临着工业化、城镇化和精神状态等方面的打基础和转型升级的双重压力。我们亟需既能巩固自信,又能提振士气,既能总结历史,又能着眼未来,既能立足省情国情,又能面向世界一种强大的精神理念,来支撑、来推动、来引领我们的发展。因此,提炼安徽精神,注重历史性、现实性、导向性是要重点把握的大三原则。本着这三大原则,安徽精神可以凝练为:行健尚美、明德常新、大方钟秀、科学民主。

  行健尚美

  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效仿天体的运行,自强不息,是安徽人悠久的传统精神。从老子的“胜人者有力,胜己者强”,到曹操的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,再到李鸿章的“丈夫只手把吴钩,意气高于百尺楼”,再到陈独秀的“作歌靠少年,努力与天争”,再到今天的“三大强省”战略,无不反映出安徽人贯穿各个时代的行健精神。

  对美的追求和崇尚,也是安徽人自古就有的精神基因。从论美《齐物论》的庄子,到树建安风骨的曹氏家族,再到张孝祥的词、李公麟的画,再到桐城美文、黄梅韵调,再到今天的“建设美好安徽”,无不反映出安徽人追求美、崇尚美的高尚情怀。

  明德常新

  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。远古时代,大禹为治水,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,为安徽人标明了公而忘私的精神品德。上古时代,安徽人老子就著有《道德经》,对“德”有明确深刻的概括,“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谓玄德”。中古时代,包拯清正廉洁、秉公执法树立了鲜明经典的“官德”。近现代,李鸿章面对着“三千年未有之变局”,发起洋务运动,救亡图存;陈独秀不满国家半殖民化半封建化状态,发起新文化运动,并参与领导创立中国共产党。当代,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沈浩,以生命向人民表白了一个共产党员的真正情怀。这些都充分表明了安徽人素有“爱国家爱民族”之大德。

  安徽人从来不满足于现状、不被困难吓倒,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充满着创新精神。也可以说,改革创新,是安徽的一种发展常态。远古时期,面对洪水肆虐,父亲鲧治水无效的困局,大禹深思熟虑,创新方法,改堵为疏,最后成功治水。三国时期,群雄并起,逐鹿中原,兵荒马乱,农业生产被严重破坏。面对着饥寒交迫的农民,曹操凭着自己高超的智慧,创立了“屯田制”,成功地打破了一战拯救饥荒的常规,为后世战争年代发展经济,树立了典范。华佗,本着济世救民的心态,发明了麻醉剂--麻沸散,还发明了五禽戏。天文学家王蕃,凭着自己对天体运行极其规律的发现,著有《浑天象说》,能更精确地测定黄赤交角,对天文学作出了重大贡献。南宋时期,寿春不知名工匠为防御蒙古人的进攻,发明了“突火枪”,后经阿拉伯传至欧洲,最终引发热兵器时代。唐代,宣州的僧人们以沉香和楮树为原料造成质量更好的“宣纸”。明代安徽医学界还发明了一种种痘法来预防天花。清代安徽人程长庚创造了“京剧”,安庆人创造了黄梅戏。到了近现代,李鸿章开创了近代中国四十多项第一事业。陈独秀,参与领导创立了中国共产党。到了当代,安徽小岗村18位英勇无畏的村民按下了红手印,从此掀起了农村改革的浪潮。他们对中国发展的影响,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。如今,安徽的文化体制改革领先于全国,成立了国家级的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实验区,上升为国家技术创新工程试点省。

  大方钟秀

  这不仅是安徽的地理形象,也是安徽人特有的精神气质。安徽北有一望无际的淮北平原,中有龙腾虎跃般的丘陵,南有高入丛云、风景如画的大山。中国五大河中的长江、淮河横贯其中,默默无闻地滋养着五千多万江淮儿女。淮北人的诚气,江淮之间人民敢于创新的锐气,江南徽州人的灵气,都在安徽这片土地上交融吸收,养成了安徽人独有的大气特质。安徽人的包容度可以说是最强的,有52个少数民族生活在此,相处比较和谐;有佛教、道教、基督教等教派,信仰自由又不相互排斥;人的性格差别较大,淮北人豪爽直率,江南人细腻温柔,他们相处共事能够互相理解、互为补充。

  安徽自古以来学派林立、人文荟萃,老庄的道家学派、曹氏的建安学派、淮南王的《淮南子》、江南的程朱理学、桐城文派、陈独秀的新文化、胡适的“再造文明”,他们的思想至今都在影响着整个民族的发展,无不折射着钟秀睿智的特质。

  这些平原、丘陵、高山、大江大河、诚气、锐气、灵气、包容及学派林立、人文荟萃,处处体现出安徽大方钟秀的特质。

  科学民主

  安徽在漫长的发展史上,不时地闪耀着科学的光芒。

  自然科学上:三国时期,华佗发明了麻醉剂,王蕃撰有天文著作《浑天象说》。南宋时期,寿春人发明了“突火枪”。唐代,宣州僧人发明了宣纸。明清,程大位写成《算法统宗》、方以智著有《物理小识》、郑复光著有《镜镜詅痴》 、王贞仪,著有《地圆说》、安徽医学界发明了种痘法。现代,物理学家、世界物理学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就诞生在安徽。

  社会科学上:中古时期,大禹划分九州,第一个提出并实行行政区划管理,其具有社会治理意义的治国常理,在《尚书》中《洪范》篇有集中体现;管子提出了社会物质生活决定社会治乱的观点;老子也很早提出了“治大国若烹小鲜”的治国理念;两宋时期,书院讲学在安徽兴起,为民间教育做出典范;明末,钱澄之等人在桐城成立文士团体--复社,讲求救国济民之术,初具民间组织雏形。晚清,孙家鼐参与筹办中国近代第一所高等学府京师大学堂,并出聘第一任校长,为中国近代高等教育作出了积极贡献。李鸿章,创办淮军和北洋水师,开办了中国军队近代化的先河。民国时期,陈独秀更是高举民主和科学两面大旗,声言要彻底改造国民性,造就一代“勇于自觉勇于奋斗”之新青年。如今,安徽人在省委省政府的英明领导下,坚持科学发展观,不仅坚持人民当家作主,而且党的内部也坚持发扬民主作风,正朝着“经济繁荣、生态良好、社会和谐、人民幸福”的伟大目标努力奋斗。

上一篇:从徽文化诠释安徽精神
下一篇:深化思想认识 把握精神实质